欢迎来到-站长推荐微信σσ同步(接待77728849)9.9赔率信誉网(大额无忧,安全放心)湖北快三群!
网站活动:
最热歌曲 : 异地的我们 - 恒恒 每日歌曲 : 阴阳极 - 苗小青      自己骗自己 - 张作甫      珍爱 - 王鹏      如果可以这样爱 - 边永城      金莲开开门 - 华少瑞明  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文章发表 >

争议无数,依然阳光、青春、励志 他在中国当代诗歌史留下『声音』(组图)

时间:2019-06-12 10:0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管理员 点击:
争议无数,依然阳光、青春、励志 他在中国当代诗歌史留下『声音』(组图)

汪国真

汪国真 CFP资料照片

争议无数,依然阳光、青春、励志


  诗歌解析

  虽然汪国真的诗在诗歌界一向存有很大争议,严厉者甚至批评“他,从技术到内容上都不算诗人。”但时间证明了,他的诗歌在一代人的青春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印记,堪称一代文艺青年的“致青春

  肖云儒:他的诗是新诗潮中“报春的燕子”

  “汪国真的诗,不属于深刻思考的时代,但我们不能要求每一个诗人都做反思型、批判型,我们也需要青春活力、阳光明媚的,汪国真承担了他能够承担的历史责任。”文学评论家肖云儒昨日接受华商报采访时表示,对于汪国真,你可以不喜欢他,但他在中国当代诗歌史中留了自己“声音”。

  肖云儒说,“首先,他的诗,是新诗潮中‘报春的燕子’,让读者从高大全的歌颂式,转向亲近平民人生的视角。我们看到了跟自己生命有关的诗歌,这些诗影响一代人的青春走向、价值坐标,矫正一代人调整感情和眼光,转向温馨青春的生命,这就是成功。”但之后,伴随西方思潮进入中国,西方诗歌潮流随之而来,“西方诗歌中的哲学思考,对生命对社会深刻理解,让朗朗上口、平易近人的诗歌遭受非议、冷淡,甚至被认定为浅薄、没有思考,汪国真的作品看似也变得‘不吃香’了。”

  不过,最近五六年的朗诵会,肖云儒也发现了一个特征,那就是简明、好懂,有生命力的诗歌,再次被人接受,对此,他的理解是:“与西方诗歌中的哲学思考,相伴的是不符合中国老百姓欣赏习惯的审美价值,诗坛中的晦涩、难读的作品,否定之否定的规律,让诗歌远离老百姓,仅成为圈内人深刻思考,诗歌成了小众的艺术,可大众也需要诗歌,因此,说出励志、活力,对爱情的理解的诗歌,又重新被老百姓所关心。”

  王久辛:他的诗歌始终青春、励志、温暖

  陕籍在京诗人、首届“曾迅文学奖”得主王久辛对华商报记者说,“同为写诗者,我们永远只会在诗会上相遇。”王久辛说,汪国真为人善良,温文尔雅,是个“完全不具备攻击性”的人,在诗歌界,从没听过他说任何人的“坏话”,有如此之人,方有如此之诗,汪诗所以能始终呈现三个鲜明特点:青春、励志、温暖。这三点看似清新明丽,实际上与作家路遥的直面现实、人生、苦难,在文学上是相通的、暗合的。我们面对汪的诗,犹如面对一幅油画,太近了反而看不清眉目,应隔开一段时空距离再去看,可能会更清楚一点,诗歌如此,文学也是如此。王久辛说,不论是名满天下的当时,还是多年后的自甘平淡,汪国真都在写诗,从容地写诗,不计毁誉,令人敬佩、敬仰。王久辛说他还佩服一点,就是汪国真在诗歌创作上,从未搞过任何哗众取宠的、怪异的东西,其文字始终规范而典雅,不极端、很给力,对年轻人尤其是高中生及初入大学校园者,会有极好的激励作用。

  夏烈:他是一代文艺青年的“致青春”

  “我在青少年时候,我的阅读点在其他地方,换句话说,他不是我的菜,但是,是汪国真‘菜’的人,车载斗量。”文学评论家夏烈昨日接受了华商报采访,他认为,汪国真的诗与今时今日的“心灵鸡汤”有异曲同工之妙,“从内容上看两者都有本真的一面,大多数人都有心灵问题,普通人买不起高贵的补品,熬只鸡,喝口汤,生活就过去了,即便现在也批评‘鸡汤’的泛滥,但你不看励志,你不喝鸡汤,高压生活如何度过。”

  昨天,汪国真去世的消息在朋友圈刷屏,“汪国真的离开已经成为一个社会话题,今天的信息潮,跟他当年的大红大紫是前后呼应的。”夏烈认为,虽然诗歌专业圈对汪国真持保留意见,甚至有很厉害地批评说:“他,从技术到内容上都不算诗人。”但另一方面,汪国真又的确为一代文学爱好者带来深远影响,“现在的一拨中年文艺男女青春感受和记忆,都与汪国真的作品结下密切联系。”

  此外,夏烈还认为,集体追忆汪国真的大众行径,从内核分析是一代文艺青年的“致青春”,他说:“你说今天的刷屏效果,大家都在缅怀或者肯定他的诗歌吗?未必,他们是在缅怀自己的青春记忆,谁陪伴你一段时间,青春岁月是无法抹去的,这是文化史也不可以忽略的阶段,汪国真就曾担任这个角色。”

  空林子:他后来深爱古典诗词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汪国真可谓以新诗暴得大名,但鲜为人知的是,他生前曾唯一次加入过一个古典诗词组织—燕堂诗社,并担任常务理事。而他在古典诗词方面到底感悟如何、修为如何,华商报记者也联系到了知名诗人、燕堂诗社秘书长空林子女士。

  空林子与汪国真是多年朋友,她曾应汪之约,吟七律一首《致汪国真兄》相赠,“击节何须忆汉唐,江湖无处挽流光。尘霜不老吟诗客,波浪犹逢顾曲郎。彩笔千秋甘寂寞,孤灯一夜作辉煌。北风窗外云烟散,万里春花做梦乡。”今日重读,感慨不已,她说当时“尘霜不老吟诗客”,指的是诗人之心,经风霜尘土而不改,一颗诗人的真心不老,“哎,今天却已是故人长绝!”

  “汪国真兄成名甚早,对待诗友却总是谦和温厚。”空林子说,“而且,真正是文如其人,通读过他的所有诗歌作品,感觉是潇洒清新,绝无故作深沉、故弄玄虚之态”。在提到汪国真对古典诗词的热爱时,空林子很感慨,说很多写新诗的人对传统诗歌或一无所知,或不屑一顾,而汪国真十分热爱国学,对于古典诗词特别推崇,深爱古典诗词,虽然几乎是半路学艺,但其热情极高,非常渴望在这方面有所突破。他后来给几百首古典诗词谱曲,还自己演唱,足见热情之一斑,实在让人感佩。空林子说,汪国真加入了燕堂诗社,并担任常务理事,以期与一帮同道者携手振兴传统文化。至于汪国真在古典诗词方面的“段位”,空林子也坦言,“毋庸讳言,国真兄的格律诗词,也有平仄不合的瑕疵。不过,其语感之流畅、思想之积极,却令我感到由衷地佩服”。

  一个曾以新诗名满天下的诗人,后自觉“皈依”古典诗词,并以极大的热情,以谱曲、演唱等形式弘扬古典诗词,且潜心尝试古典诗词创作,其人已逝,但相信给文坛诗界留得些许思考的。

  华商报记者 王锋 任奕洁

  人生故事

  顺其自然的人生也能遍地开花

  汪国真祖籍厦门,1956年,汪国真在北京出生。在父母的影响下,八九岁时接触古诗词,又通过大院间的互相借书,读了《复活》和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等作品。成名之前,他也曾经历很长时间的不得志,但一朝成名后,汪国真用“顺其自然”来形容他的人生轨迹。

  7年工人生活后在大学里开始写诗

  1971年,15岁的汪国真初中毕业被分到了北京第三光学仪器厂。在北京第三光学仪器厂,汪国真度过了7年“三班倒、开铣床”的工人生活。那时的他心有不甘,他自己的领悟能力很强,曾经获得北京仪表局铣工比赛第一名。

  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突然传来,他早知道暨南大学各方面条件比较好,于是积极备战准备参加高考,1978年9月,汪国真考入暨南大学中文系,时年22岁。那时,他开始写诗歌。

  1979年4月13日,汪国真的诗在《中国青年报》第一次发表。几天后,他收到了编辑寄来的鼓励信,以及稿费2元。这极大地鼓舞了汪国真。从此,他常去阅览室,记下地市级以上刊物的地址,把作品像撒网一样撒向全国,可惜,90%是退稿。

  28岁时,汪国真经常捧着写满诗歌的本子,从一家编辑部跑到另一家。青年汪国真的诗,仅仅被他自己欣赏,甚至连一些不知名的文学刊物都拒绝刊登他的作品。巨大的挫败感,让汪国真品尝着烦恼与苦闷的滋味。在1984年的《热爱生命》里,汪国真写下:“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,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。”这三句,描绘的正是他当时的心情。这首可视为汪国真代表作的诗,4年里,在北京、四川两家期刊转了一圈,都没人愿意发表,最后只能被汪国真默默收存起来。

  工作后的几年里,汪国真依旧给各家杂志寄去诗歌,热情不减,甚至逃课去图书馆抄写刊物的通信地址。于是周围总是传来不同版本的嘲笑声,当时有很多异样的声音,说他根本不是这块材料,诗写得太烂了。汪国真的回答很简单—每天下班早早回家,埋头写作,“创作的速度很快、量很多,一年肯定不止写365首。”一成不变的,还有大量的阅读。

  异样的声音从未消失,自己从未烦恼

  1990年,第一本诗集《年轻的潮》出版,汪国真这个名字被推向全国。“诗集出版,把读者潜在的热情一下给表面化了。”汪国真没想到,诗歌的手抄本几乎一夜之间风靡全国。《年轻的潮》首印15万册,此后数次再版,达到60多万册。“年轻”系列印数总计超过100万。他收集了40多本他的盗版书,加上盗版,他的书总数超过一两千万。《年轻的潮》在北京王府井书店一个月内卖出5000本。在上海,汪国真的诗集曾有一个上午卖掉4000多本的纪录。但是汪国真表示,他没赶上“好时候”,虽然书卖了很多,但那时是稿费制,一般人10行诗无非40元,出版社给他80元,他已经感觉是天上掉馅饼。

  名声与非议像是孪生兄弟,从来都是相伴而生。即使在汪国真“大热”之时,不同声音也从未停止过。当时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,汪国真的诗歌“肤浅而单薄”,贴上了“格言体”和“心灵鸡汤”的标签。“海子死了,汪国真诞生了。”朱大可把回忆汪国真的诗歌称作“一件令人难堪的事情”。汪国真说,20多年来,异样的声音从未消失过,自己却从未为此烦恼过。

  曾参加主持人大赛 与许戈辉搭档

  1990年到1992年,大红大紫的汪国真遇到一个问题:字写得很差。据说,差到连毕业论文都是找人誊写。“那时候年轻,就想证明另外一件事也能做好。”从1993年起,汪国真开始临摹欧阳询的楷书、王羲之的行书以及草书。与此同时,汪国真还在向更多领域进军。出音乐专辑,筹备音乐会,出书画集。这20多年,汪国真用“顺其自然”来形容他的人生轨迹,“如果把爱好搞得很功利,就想赚钱出名,达不到目的就会很痛苦,但只是爱好,就谈不上失落。”汪国真自学作曲。徐沛东还给汪国真的一首诗《挡不住的青春》谱了曲,作为电视剧《万岁高三(2)》的主题歌,演唱者是蔡国庆。风头最劲的时候,汪国真参加了1991年央视举办的第一届主持人大赛。“当时已经出名了,没有太多考虑,一般别人请我做什么事情,不想让别人感觉我架子很大,参加就参加吧。”报名上千人,最后他进到了前八名,决赛时与许戈辉搭档。“决赛的时候我的表现并不是很好,因为紧张,当时我是正在风头上的人,心态不轻松,而像这种比赛必须要轻松。”当时许戈辉得了第一名,汪国真得了第六名。宗和

  《热爱生命》——汪国真


 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

  既然选择了远方

  便只顾风雨兼程

 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

  既然钟情于玫瑰

 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

 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

 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

 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

 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

  只要热爱生命

  一切,都在意料之中(来源:华商报)

netease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• 听听小编为您选的歌曲吧